浦琴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查梗查粉红查期数可私信_(:з」∠)_

主页背景是相方拍的照片,
好看吧(๑>ڡ<)☆

全CP都吃,偶尔写文,大多数都是脑洞车,但主职还是盘点手(自创新职业!)

【盘点】月曜(14年完)

总算是熬过这个生肉遍地的一年了

开始加链接咯,大家可以直接跳转到视频界面啦QWQ

141201:1855675

【聊天】

hina很尊敬松子的活地图能力,松子:“能让king佩服,我很荣幸——请放!”staff:就等着你这一句呢!KING走起!幻15秒CM

hina想整牙

能让人闭嘴的机器

【卡片】

县界问题(真爱琦玉预警)

今年悄悄消失的东西

个人新闻调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1209:2069733

【talk】

把king的rap加长豪华版

松子和hina写今年的汉字(周瑜和诸葛亮同时把手心的字亮出来,竟都是“火”字,二人相视一笑,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!)


【卡片】

问题作问题

手帐大调查

给松子吃新鲜的烤红薯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1215:5985181(生肉无野生字幕)

各地车牌问题

向街上的人调查个人新闻

某个人的贺年状

风吕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1222:5985564(生肉无野生字幕)

老年人的钱都用在哪了

hina真的给大阪城发掘工作捐钱了

谁都不知道的重大新闻

热门事物调查

松下legend又来推销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41229:1929899

【卡片】

本期是把2014年的杰作们剪在一起看的一期,左下角有备注是几月几号的,如果有对这些片段感兴趣的gn可以顺着节目组的指路去找,找不到也可以翻翻我的资源整理hhh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告诉大家一个神奇的事情,以前的我只能听懂却看不懂日语,现在我居然能看懂一部分了!!!背歌词真的管用,平假名认全了!!汉字连蒙带猜也能搞懂很多了!(虽然还是不会写)

是时候开始学习日语了!(迷之自信)

笃细胞(完)

不科学预警。

工作细胞预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树状细胞工作室门前的吊桥上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,很喜欢aiba桑。”

    “ni……nino?”

    二宫和也缓缓抬起头,眼里的空洞与杀意,映入相叶的瞳孔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请你离开aiba桑的身体?”

    “不是aiba桑的味道,太难闻了。”

    袖口里的小刀,猛然出鞘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尖抵住“相叶雅纪”的脖子,那处惨白甚至有些透明的病态肤色刺痛了他的眼睛,刀片冰冷的反光却让他的心越来越下沉,比平时更加冷静的大脑飞快地分析现在的形势。

    两人以暧昧的姿势拥抱在一起,中间的距离却被无限拉长了一样,压抑慢慢渲染了空气。

    无人经过的偏僻角落,封杀了眼前的不明生物的援军,也封杀了他自己的援军。

    一对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相叶雅纪”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他的笑和方才并没有多大区别,甚至比平时的相叶雅纪更加温柔,处事尚浅的细胞恐怕几个回合便会溺死在这种致命的温柔之中。

    真是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“哦呀呀?”

    右手从二宫和也的肩膀移到他的腰间,隔着布料用手指划过那片柔软的皮肤,缠绵的嗓音比平时更加磁性和诱惑:“什么时候认出来的?”

    恶心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握紧匕首。

    “两天前。”

    反馈他的是一个夸张的,带有轻蔑意味的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一瞬间就认出来了!我还以为自己演得不错呢,ni~no~?”

    想吐。

    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向的咖啡里放方糖的时候,会夹住棱角,而不是方糖的面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站在工作窗口里面的时候,喜欢把帽子摘掉,而且不会故意把头发梳顺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,不会坐在他的左边,哪怕他用右手吃饭,也会提醒他“用你习惯的方式吃就好”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笑的时候弯弯的眼睛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工作的时候抿住的嘴角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与他吵闹时的音量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拍他头的时候的力度。

    一切,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是敌人装的太像了吗?

    是大家都没看有注意到吗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连平时与他最经常隔着对讲机沟通的杀手T细胞,对病菌最敏感的白细胞,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是二宫和也看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陪伴在相叶雅纪的身边的悠久岁月,已经是根治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不能磨去的骨骼与血肉。

    这不是偏执,这是他对他的静守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明知相叶雅纪变成了敌人,也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心和颤抖的手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又怎样?”

    狰狞的表情与狂笑。

    “你能下得去手吗?”

    他把脖子凑上刀刃。

    “来啊!在这里划下去!你可以的吧?你是未来的杀手T细胞啊?”

    “二宫和也——!”

    “只要划下去,一个敌人就被消灭了啊!!!”

    放肆的笑声像是要撕裂他的耳朵一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被占领了的身体一手扼住他的脖子,将他的匕首踢飞。

    空气被逐渐夺走。

    如同被刀挖去了身体的一部分,又用岩浆将其填满。

    如同残忍的烈日夺走沙漠里最后的一片浊泉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的心脏被炙烤着,干枯的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凝视地越久,眼前的人的轮廓越分明,而自己的视线越模糊。

    自己的生命是否就要被眼前的人终结?

    到死都是没有成长为合格的杀手T细胞?

    辜负了相叶雅纪的期待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ni……no……”

    挣扎的声音。

    脖子上的压力突然间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猛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。

    焦点时有时无的瞳孔紧锁着。

    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工作室里……地板……啊!!!!”

    就是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抓住了希望。

    用尽全力的力气,踢开病毒侵占的身体,抓住它的上臂,不知哪来的力气,挣扎着把它一把推入吊桥下方,藤蔓密布的树林。

    这个高度,如果是普通的细胞,那一定死了,可是那个病毒不会轻易让他死的。

    飞速运转的大脑带动二宫和也的身体。

    朝着工作室跑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,相叶雅纪的办公室下面有一处隔间,专门用来存二宫和也的游戏机——毕竟naiveT细胞的宿舍太小 放不下。

    这个提示,足够二宫和也发现真相。

    侵占了相叶雅纪的身体的病毒,是专门攻击有吞噬能力的细胞的病毒。

    病毒的本体肯定是辅助性T细胞给的,辅助性T细胞是最先被感染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病毒的本体还没有感染到杀手T细胞。

    相叶雅纪肯定是在研究病毒的本体的时候发现了辅助性T细胞的不对劲,没有来得及处理病毒。

    可长久的生命给了他处理事情的果断,在被夺走身体的前一刻把病毒的本体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办公室的那个隔间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相叶雅纪最本能的行动,是相信二宫和也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二宫和也的视线又一次模糊了。

    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——

    相叶氏,你这个大笨蛋!!!

    如果,如果不是我!

    如果我没有犹豫就杀了你!

    你怎么做事也这么笨蛋啊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二宫和也一脚把装着病毒本体的瓶子踢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不!!!!!!”

    病毒绝望的嘶吼响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低着头,疲劳和仍在狂跳的心脏拖着他的脚。

    缓慢地走到吊桥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喂,nino,喂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虚弱却真实的嘶哑声音从下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把我弄上去啊,疼疼疼疼 Q ◇ Q ”

    “相叶氏,我只说一次,”二宫和也差点拍碎吊桥,冲着下面高声喊道——

    “喜欢你这个笨蛋的我也是大笨蛋啊!!!再见!”

    飞奔地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忘记通知杀手T细胞到下面解救相叶雅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场病毒感染的疾病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,多亏发现得早,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病症,在身体的主人的药物和免疫系统的活跃下,很快就恢复了和平

    naiveT细胞二宫和也活性化,成为了杀手T细胞,但大家体谅他作为解救这次危机的最大的功臣,允许他继续摸鱼。

    ——和他关系比较好的细胞们有幸围观了树状细胞相叶雅纪千里寻妻、被他欺负都不带还手的,把他“哄回家”。

    那红透的脸和耳尖,哪有平时小恶魔的威严。

    果然直球克傲娇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相叶氏,你笑什么!

    我再和你生气呢。

    把你做的炸鸡块拿开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全剧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

病毒的原型就是登革热病毒啦,热带流行的蚊虫叮咬引起的疾病,尽快治疗基本都不会致命,现在的死亡率很低了。

最开始想写艾滋病毒的,但我毕竟是亲妈qwq想了想还是算了

第一次写竹马,自己感觉到……真是辣鸡啊。

憋了好久hhh

渣文笔以后还是不写为好


【盘点】交岚(17年8月)

开启电脑版lofter的我要做图文版啦qwq
无图点大哦大家

放一下超链接,大家看一下lofter里能不能正确的打开B站qwq

170805:13047445松冈茉优 井本绚子

其实二宫和也是流体

再看看旁边的阿智这个肤色hhhhhh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


Jun君的定番《模仿BOBBY》

轮到松本BOBBY润给大家洗脑了!

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

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

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你开什么玩笑!?


7:28,jun君怼吉村日常(越看越像邪教)

吉村被s得越来越灵活圆滑了,真是心酸又想笑hhhhh

来到了抢答环节,快来看这个第一个抢答就被吉村表扬了的少女翔

真是女子力很高了

(节目组一播到生鸡蛋,弹幕就开始吵架hhhhh还能上升到批判日吹的地步hhhhhh)

松本润名言:乌冬是拿来喝的

nino名言:吃海鲜会中毒。

今天的sho酱又一不小心答对了,一脸牙白hhhhhh

弟弟问:“汤汁是什么味道?”立刻隔嘉宾传碗

嘉宾:????????

大哥又留到最后了,看这群弟弟们的兄控日常

【aiba酱的代理调查】魔鬼的锻炼身体方式

aiba酱:“因为我是抖M啊”


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0812:13331598Hiromi 室毅 土屋太凤

Hiromi纪念馆

hiromi关于nino sho酱 aiba酱小的时候的印象

nino:一直发呆    sho酱:离家出走    

aiba酱:super 爱豆只是在逗你而已

(前方弹幕吵架预警,男女饭吵架)

hiromi桑和阿智单独聊天,聊着聊着就把话聊死了hhhhhhh

【THIS IS MJ】室毅

【隐屋ARASHI】土屋安娜

两个人开始尬舞


快速到出残影的大兔子,1.5倍速食用更佳


还有神奇的人模舞蹈


放飞自我的aiba酱你更喜欢哪款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0819:13615342梅沢富美男 Miyazon 水卜麻美

24h节目组大集合

开场pose的sk居然搭上肩了,快看这肤色差哟


今天也是安定的放松的主持人呢(滑稽.jpg)


今天aiba酱居然第一个吃到了,恭喜他啊

这个低领的aiba酱好诱人哦哦哦


这个低领的aiba酱好诱人哦哦哦

sho酱答对之后这个蹦蹦跳跳的样子疯狂截gif


门牙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下一个VTR中的店长一直拒绝各种节目的采访,

但是他的夫人听说是ARASHI的节目就同意了,那么他的夫人是谁的饭呢?


突然起飞


高兴的都飞起来了

让我们来看看饭桌上的人


奥利……

哈哈哈哈哈

吃到好吃的意面,请给店主的夫人一句寄语


嫉妒使我面目全非QAQ

17:07~17:53弹幕吵架预警。

nino酱一下子就答对了,一脸牙白


但还在偷笑hhhhhhhh

【STAFF的小小野望】加藤一二三

将棋山崩对决


任性的staff把专业的解说员,专业的场地都找来了

玩个将棋山崩至于吗你们哈哈哈哈哈哈

本月完(趴)



笃细胞3(竹马)

略有小虐预警。

工作细胞预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naive T 细胞二宫和也起了个大早。

    电视里的辅助T细胞,看起来仙气十足,桌子上的咖啡,比平时多了一杯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门外,传来了杀手T细胞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会不会太早了点?

    二宫看向卧室的墙,那里贴了他最近观察的的T细胞行动记录,越来越多的活性T细胞,越来越多的杀敌记录,但是中央的辅助性T细胞并没有发布什么预警——这让他的眼睛里多了份不确定。

    必须要去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他谨慎地把短刀藏在隐秘的袖口,穿好制服,对着门口的小镜子左右看了眼自己的脸,将嘴角调整了一个无害而亲切的弧度,眼睛适当的眯一下,放松的,不带轻视的表情。

    掰着下巴,活动脖子,抖抖肩膀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将对讲机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必须减少打草惊蛇的可能。

    检查无误,他拖着与平时一样的慵懒步子,走出宿舍。

    “武装”得很完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身体的主人是个不修边幅的人类。

    被很多病菌入侵过的身体,留下了很多记忆T细胞,他们是专门记录敌人的样子,并为其他免疫细胞们再次遇到敌人是提供情报的,非常重要的记录科。

    naive T 二宫走入他们的图书馆,杂乱的桌子上,站着一个身着黑色斗篷,看不清脸的记忆T细胞正双手举高,像是在怀抱天空。

    他干裂的嗓音这样说道:

    “当异世的敌人顺着漆黑的暗影来到这个世界——”

    “赤色的恐怖会笼罩世间,昔日的战友相继离去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!世界要毁灭了!”

    二宫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记忆T细胞,很多都是中二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您好,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病菌,会让杀手T细胞大量活化?”

    他礼貌地笑着,右手插着兜,食指悄悄摸着小刀。

    “啊!未曾出现过的景象,这位naive T细胞,你是否也想学习解读——”

    记忆T细胞中没有因为他的问题变得紧张的细胞。

    “没有是吧?辛苦您了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疾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不知名的恐惧渐渐蔓延开来,路边,迈着整齐的步伐巡逻的杀手T细胞,电视上映出来的冷静的辅助性T细胞,还有和平时一样游走在世界各处的社畜白细胞,温柔的笑着的巨噬细胞……

    没有变化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难道没有细胞意识到,免疫系统太活跃了吗?

    大街上同时出现这么多免疫细胞,却没有任何被病菌入侵的异常状况,不觉得奇怪吗?

    尽力消弱自己的存在感,靠着血管壁走着。

    “喂,那边的naive细胞!”

    一个杀手T细胞喊道。

    二宫假装没有听见的样子,握紧拳头,快步溜进一个无人的黑暗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冷汗落下,渗进砖瓦间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他靠着墙,有些脱力。

    怎么办?这个世界可能只有我怕一个人意识到了,也有可能是别人都被控制了。

    颤抖的指尖,僵硬地展开,手心被攥得通红,却像冰块一样冷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猛然,就像太阳驱散黑夜。

    一个绿色的身影浮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阳光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独占了他此时的全部思维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空虚胸口被熟悉的甘甜与苦涩填满,四肢找回了自己的温度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低声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到了这种时候,只能想到你啊,相叶氏。”

    太讽刺了。

    他踉跄的站起来,朝着胸腺挪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了nino!?”

    惊慌的大兔子从屋子里跑出来,扶住naive细胞纤弱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跑得有点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二宫顺势靠在相叶的肩膀上,低下头,汗水浸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神,一片阴影下,他轻轻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呐,aiba桑,最近杀手T细胞的任务变得好多啊。”

    相叶鼓励他:“你也要加油啊nino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,很喜欢aiba桑。”

    “ni……nino?”

    二宫和也缓缓抬起头,眼里的空洞与杀意,映入相叶的瞳孔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请你离开aiba桑的身体?”

    “不是aiba桑的味道,太难闻了。”

    袖口里的小刀,猛然出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

    专门查了生物资料的我简直有愧于自己文科生的矜持(不是)




笃细胞2(竹马)

情诗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褐色与绿色交织的迷宫中,树状细胞们的小巧工作间之间被蔓延开来的藤条连接,错杂的树林阴影中,似乎是最适合午休的地方。

    树状细胞相叶雅纪趴在窗口的小台子上,摘下了绿色的制服帽,柔软的褐色头毛胡乱地揉开,书本的味道渗透进了他的发丝,岁月的沉淀晕染了他的嘴唇,厚实而温柔。

    永远朝气蓬勃的眉眼,今天似乎染上了些许疲惫。

    今天的naiveT细胞二宫和也依然逃过了杀手T细胞的追踪,溜进胸腺。

    偷懒万岁。

    宅男万岁。

    穿过树叶的阳光洒在窗口的正下方,naive T 细胞二宫和也靠着墙坐着,仰头就能看见相叶的头发与袖口骨节分明的手。

     “aiba桑,”他小声开口,“丢了文件别瞒着不说,我们来帮你想办法啊?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疲惫瞬间烟消云散,随之而来的是无奈与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那么蠢吧!”

    纵容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最怕他的纵容。

    因为眼前的树状细胞,是个会把人惯坏,而将自己的辛苦藏在人看不见的地方的,大笨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二宫和也是一个很能讨年长者喜欢的小机灵鬼。

    胸腺学院的同期的T细胞们,大多都在残酷的教育环境下,变成了杀手T细胞或者辅助性T细胞,只有他,半摸鱼半天分的情况下,混成了个初始T细胞。

    没有人责怪他,谁叫他是个小天使呢(

    此时出声的是记录他们成长的树状细胞相叶雅纪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敢抓着他的肩膀喊“你这样是不行的”的细胞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用游戏机哄他变强的细胞。

    唯一一个无视掉他的撒娇技能,把他克的死死的细胞。

    明明活过了悠久的岁月,还保持着那份感染他人的阳光。

    说出来怕大家不信,真的是相叶老师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不知道这种触动是什么感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不懂。

    二宫和也盯着头上的树状细胞的眼睛。

    想陪他一起度过慵懒的午后。

    想把自己最喜欢的游戏作品分享给他。

    想和他打打闹闹。

    想在他的房间里,布满自己的痕迹。

    想把他拙劣地隐藏起来的沧桑驱散。

    想抱紧他。

    想和这个笨蛋永远地呆在一起。

    想这样一直一直……

    如果我不是细胞,

    而是一个人类,

    会给这种温暖的细水长流的细腻的感情

    这种苦涩的感情

    取一个,怎样动听的名字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

    下一章准备开虐(跑走

【盘点】前略 交岚(17年7月)

170701:11825000 THE MUSIC DAY特别节目

sho酱:阿尔卑斯长号
人生导师去辅导女学生了!魂穿魂穿!

SK:自动演奏木琴
《It's small word》
智:哪怕你只是站在我身旁就够了!别回保姆车!

模特:THIS IS MJ&AM 盲人玻璃杯演奏者
小酒保小酒保!
THE ALFEE
aiba酱:这比我想象中的还羞耻啊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70708:12055132 锦户亮 佐藤隆太 石原良纯and长岛一茂 友近

18:51 竹马 nino:“不瞒您说,aiba桑有痛风的。”
aiba酱:“我不是,我没有!”

阿智教两位叔叔《A·RA·SHI》的舞蹈,这个人真的有重力吗!

【大野智的小做饭】:佐藤隆太,锦户亮
    J家2大黑暗势力汇集现场
    炸毛智:“今天起的太早了啊BAKA”
    nino过生日的时候,12点,团员5人一起聚在酒店里喝酒
    豪气Jun的江湖传说

【隐屋ARASHI】友近
DJ 樱井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70715:12269561堂本光一 ,太一桑,横山大介

关于《未满都市》的小故事

5:25 sho酱见缝插针宣传24h节目,良心主持人啊!

看到“珍珍”饭店名突然变成工口拔

sa,sho酱你又知道了:aiba酱去KTV必点歌曲是KATU的歌

nino难得犯个天然,还被aiba酱吐槽了

Jun君偷看MC台本,吉村:“你终于暴露了贪吃本质”

今天的润超级兴奋啊哈哈哈哈
无声NO.1

SA比心

23:43 sho酱表情包:请开始你的表演/出门随便拐

【隐屋ARASHI】nino
横山大介 刚刚退役的唱歌的大哥哥

nino:“我仔细想过了,只有自己的孩子可以接受,其他人的孩子……”

【樱井翔的旅行】和桝太一一起挖贝类
超级兴奋的2人下海捞贝
紧身潜水服sho预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70722:12516010 桃草 内田笃人

3:32妹子背后有一块凸起来的木头,aiba酱一直用手捂着那个尖角,妈呀他好温柔

吉村被熊孩子气到扔台本

全程,最强小精灵训练师arashi:“去吧!”

阿智躺赢,和妹子蹦起来击掌

12:15 天然组的喂食!哇!!
nino小尖嗓:“你们两个大叔别做这种事啊!”

这个咖喱店的经理以前是阿智的武打戏教练(!?)

今天nino又犯天然了(J很绅士因为Gentle的开头是J啊)

弹幕吵架预警

少女漫担当

可怜村村长上炕了
激萌大怪兽镜头错位吃内脏串

【MJ】内田笃人 巨大呼啦圈对决 乌龙绞柱
山组亲哥上线配BGM
躺平开腿的JUN――天啊――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70728:12773864 远藤宪一 高桥洋子

模特组切开来是黑色的系列

12:03 sk 阿智突然答对,小尖嗓:“哇 斯给!!”

VTR里小滨谐音“奥巴马”,小窗口sho酱突然一句:“yes we can”哈哈哈

【高桥洋子】EVA啊啊啊啊啊啊啊

少年啊,成为神话吧啊啊啊啊啊!!!!
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啊啊啊啊!!!!

超兴奋啊啊啊!

【staff的小小野望】
半步不离开家们享受夏天

室内流水素面

宣番小能手的nino为《忍者之国》新形式宣番

上门体育老师标准结局

工作细胞3(山组风组)

山组带风组熊孩子(x)

白细胞智,红细胞翔,致力于搞事的血小板风组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众所周知,红细胞翔,恐高。

    崩塌的地面,破碎的楼层,灰尘、水泥、钢筋,席卷着路过的细胞,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。

    刚刚打完一仗的最前线,杀手T细胞、白细胞们被粘在血小板编制的巨大蛋白质网上,用身体堵住伤口。

    就在几分钟前,赶到现场的白细胞智展现了惊为天人的,左手抱人,右手杀敌的技术,再一次将红细胞翔从生命危机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 现在白细胞智很累,瘫倒在黑洞正上方的网上,喘着粗气,浑身上下,宛如被细菌的血泡过了一样。

    红细胞翔直到,自己应该上去帮他。

    但是红细胞翔,恐高。

    “翔君,我想喝水――”

    蜷成一小团侧卧在蛋白质网上的圆脸白细胞,从喉咙里呼噜呼噜地发出疑似撒娇的声音。

    红细胞翔面露不忍。

    但是他不想靠近那个黑洞,被粘粘的蛋白网粘住的话,好几天都下不来的

    ――太恐怖了,太高了。

    万一蛋白质网破了怎么办!

    万一身体的主人手碎――

    嘤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“sho酱sho酱,”黄头发的血小板伸出小小手举高高,抓住红细胞翔的大腿裤子,“我们帮你做了个蛋白质篮子!”

    红细胞翔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那是一个用结实的管状蛋白质编织起来,可以容纳好几个人的巨大篮子。

    浅绿色头毛的帽子反戴君·aiba酱,与紫色头毛的帅气小队长·Jun君,举起巨大个儿的蛋白质篮子,固定在一根长长的蛋白质管上。

    “从擦伤的上面吊着下去,就可以给那边的白细胞递东西啦!”

    血小板ninomi得意地露出虎牙。

    天使aiba酱则担心地望着白细胞智的方向。

    年龄最小的Jun君,老成地抱臂托着下巴:“放心不下,要不我们也坐上去吧!”

    “那我在上面操控它!”

    大力aiba血小板展示自己大臂上的肌(嫩)肉。

    红细胞翔点点头。

    应该没问题的!我家孩子都很乖的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血小板ninomi和Jun君,扶红细胞进了篮子。

    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……

    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……

    咕咔!

    沉默沉默沉默。

    “咔?????”受惊的仓鼠吓得抓紧了篮子的边边,“我我我我刚才听到了咔的一声??”

    咔嚓,吱――吖――

    两个年幼的血小板,缓缓的,露出了小恶魔的笑容。

    两双小小的手,毫不犹豫地抓住篮子的另外一边。

    “预备――起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    白细胞智突然听到头顶上的喊声,撕破了无聊而焦热的空气。

    “危险,危险!”

    “阿布――奶!阿布奶阿布奶阿布奶阿布奶阿布奶――!”

    抬头一看,天上吊下来一个篮子,扒着篮子边不放的红细胞翔正惊慌失措地僵着不动,大大的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,本来很溜的肩膀都立起来了。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――”

    年幼的两个血小板,一人站在左边,一人站在右边,蹦蹦跳跳地摇晃大篮子,很是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 emmmmmmm……

    幼师?

    白细胞智摇摇头,把自己突然展开的脑洞挥散。

    “翔――君――把水――扔下来就好――”

    “啊,啊啊啊,啊啊,啊――”

    红细胞翔已经没有能力回答他了。

    唔……

    白细胞智捏了捏自己的脖子皮,低头看了眼下面的巨大黑洞,身子稍稍抖一下,感受蛋白质网的承重能力,抬头喊到:

    “翔――君―― you jump ―― I jump ――”
   
    jump个头啊啊啊啊啊啊

    “别闹了你们,阿布奶阿布奶阿布奶――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回到陆地上,从篮子里走出来的红细胞翔,像一个宿醉的大叔一样,靠在墙上休息了半天。

    “太厉害了,还以为你坚持不了10秒呢!”

    ninomi跑过去跳起来拍他的后背。

    “瞎说什么呢,智尼桑在下面受苦呢!我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 脸色苍白的红细胞翔,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 啧。

    三个血小板突然想再玩一次摇摇篮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后记

摇篮梗 @阿疚

最后。

    阿布~奶,阿布~奶,
    界限!哦哦哦哦哦!

    阿布~奶,阿布~奶,
    撤退!哦哦哦哦哦!

笃细胞1(竹马)

    相叶·树状细胞·雅纪

    二宫·naiveT细胞·傲娇·和也

    突然开始玩工作细胞的play预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人的体内,神经组成的高大的世界树,一层一层交错纵横的,是树状细胞的信息道路网络,每天,穿着绿色制服的树状细胞们,会抱着成堆的资料忙忙碌碌,像雨林里的工蚁,传达重要的情报。

    他们不会抱怨,他们已经拥有了与此身体一样久远的生命,曾经的青涩、紧张、抱怨,也早已随着故友的逝去变得麻木。

    相叶雅纪也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 他可以哭着送走自己的故友,也可以笑着邂逅新的朋友,笑着将档案封存在沧桑中。

    年轻的细胞们不知道他活了多久。

    只有他抽屉里的无数照片,承载着他与生命等价的痛苦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二宫和也摆弄着的游戏机的汉堡手,突然一顿。

    “活了这么久了,还是个笨蛋,你真是独一份了――”

    似乎是想掩饰什么,声调突然提高。

    “ai~ba~桑?”

    揶揄暧昧地拉长音,让语气听着格外的讽刺。

    “啊――好不容易借你游戏机!你还说我笨蛋!”

    一扫之前的郁结。

    树状细胞相叶雅纪与naive细胞二宫和也,是一对难以言喻的损友。
   
    树状细胞漫长的一生中,见过无数naive细胞转化成拥有强悍肌肉的杀手T细胞。

    唯独二宫和也,不管怎么怂恿都不会转化。

    二宫和也每天准时到相叶雅纪的家里报道,准时开始玩游戏,蹭饭。

    相叶雅纪每天都企图让他变成杀手T细胞,认真工作。

    这种微妙的平衡,将二人蜘蛛丝一样易碎而牢固的关系,捆绑地复杂而美好。

    “呐nino。”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 “你为什么不变成杀手T细胞呢?”相叶雅纪像一个热血的学长一样,瞪大眼睛问他。

    二宫和也一个手抖,不动声色地隐藏掉,游戏机里突然猝死的主人公。

    “说出来怕你不信,我……”

    火车头跑出来了。

    “不会是想一直蹭我家的wifi吧!”

    相叶雅纪声责。

    宛如被陌生人按了门铃的小孩子的表情。

    二宫和也无力。

    “aiba桑,你是个笨蛋真是太好了。”  

     “喂!你什么意思!nino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你见过哪个杀手T细胞,还有时间到你家来玩?

    我不说出口你都不知道吗?

    笨――蛋――

    笑什么笑,把你做的炸鸡块拿开!

    我在和你生气呢,没看出来吗!

    笨――――――蛋――――――

工作细胞2(山)

第二章 再次相遇·胃部·第一次打破规则的精英翔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 胃部附近。

    只有闲下来的细胞才会到这里的餐厅休息,所以无时不刻都在工作的白细胞,几乎不出现。

    红细胞翔向领导请了一段时间的假,来平复昨天被刺激的心灵。

    然后他在这里看到了某个白细胞。

    旁若无人地在沙发上葛优瘫,看到他的一瞬间,亮晶晶的嘴唇划过一个温和的角度。

    “翔君,又见面了,今天你也长着一张帅脸呢。”

    眼前的白细胞,叼着一根面包棒,脸颊鼓鼓的,似乎装的不是面包,而是一些更甜更软的东西,让人看着就欢喜。

    “但做的事怎么这么无聊呢。”

    咔嚓。

    红细胞翔的门牙,差点咬碎饮料杯的吸管。

    圆圆的白细胞fufu地偷笑。

    无奈,但是没有生气,对他生不起气。
    他意识到,自己千万种计划书里,也不会预料到这个白细胞对自己的影响。

    预料之外的东西,总会让人产生兴趣。

    今天的计划表,多一项“观察白细胞智”如何?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当翔还不是完成体的红细胞的时候。

    骨髓学院特等生·翔,他整洁的工作服,清爽露耳的头毛,一丝不苟地工作的身影,常常被后辈错以为是选错了专业的辅助性T细胞主播。

    毕业的时候,学学生代表的他,象征性地挤两滴眼泪,念着准备好的稿子,踏出学校。

    就像从头上取走的细胞核一样,他的童年也被取走了。只留下了平淡,“正确”、机器人一样的生活轨迹。

    每天反复将氧气运到全身各处,再把二氧化碳运回去,蜿蜒曲折的毛细血管,高楼耸立的肺部,才入职短短几天,他却将这辈子的景色看遍了。

    啊,他意识到,这和学校里有什么区别?

    只要按照规则生活,工作,就够了嘛……

    顺便一提,他的绰号是“行程表狂魔”,更像副属性T细胞了。

    也许大家会对他的空虚心生怜悯,认为他缺乏活泼的日子。

    但精英翔会给你一个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 未曾拥有过的东西,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 不如说,别人捣蛋之后被抓起来训斥,在他看来得不偿失。

    为什么人们会追求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呢?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“因为舒服啊。”

   无辜的八字眉微微皱着,理所应当的语气,让他说出的话那么毋庸置疑。

    “翔君,你这么吃惊吗,”

    黏糊糊的嗓音。

    “这样生动的样子,超绝可爱哦。”

    眼神直直地盯着红细胞翔的眼睛。

    红细胞翔不知为何,突然心虚。低头,看见饮料杯里,自己惊讶崩坏的表情包――今天之前,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做出这种表情。

    他突然笑了,真是可怕,白细胞智。

    “那不如智尼桑来教教我?”

    “诶?”

    “怎么享乐啊hhh”

    白细胞智吓得面包都掉了。
    翔君,你堕落的真快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 白细胞智带着红细胞翔来到翻滚的胃酸上面,只有常年游走的白细胞们才能发现的安静角落,加了“胃酸地暖”的小台子,被智零零碎碎放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 铺了软垫的地面,鱼肉香肠(养分),面包(养分),小罐饮料(养分),小电视。

    脱了鞋直接盘腿坐下,这种打破以往的格式化教育的快感,让红细胞翔有种谜之期待和小兴奋。

    眼神扫过白细胞智随手放着的速写本上,他隐约看到了自己的画像。

    ……老脸一红。

    “翔君,吃赤贝罐头(养分)吗?”

    “吃!”

    这里真是好地方。

    肯定是因为在胃酸上面,心都变暖了。

    话说回来,赤贝真好吃诶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后记

“sa――to――shi――先――辈――”

对讲机:“嘟――嘟――”

路人白细胞今天也在寻找偷懒的前辈中。

【盘点】月曜(14年11月)

141103:5981902(生肉无字幕)

【卡片】

最近不常用的词汇(za行大妈预警)

日本的OO问题

都道府县魅力毒排行2014年

依存症

给松子吃新鲜的山药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41110:3468178(熟肉27分钟 相叶学霸组)
这期的生肉找不到,熟肉只有aiba酱cut
弹幕掐架预警

【talk】

aiba酱与hina是怎么出道的?

aiba酱没有习惯“hina没有粉丝梗”,突然被松子告知,一脸懵(staff:失算了!)

【卡片】

调查爷爷奶奶们的手机里有什么part2

准备了心理测试事件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41117:1810955

【talk】

hina和maru在广播上扮了万圣节变装,节目组从马内甲手里拿到了照片hhh

【卡片】

万圣节在年年激化事件

高槻king万恶之源

ilumania要开3万人演唱会了事件

人们不知道的地方变化很大的东西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41124:2057490

【talk】

king!15秒CM(真爱staff哈哈哈哈哈哈哈哈)
轮到高槻king给大家洗脑了!
every body!every body!every body!
every body!every body!every body!
every body!every body!every body!
every body!every body!every body!

松子吐槽月曜的staff只要能认真起来,什么个人隐私都能查的到。

【卡片】

在高槻找帅哥事件

曾经人气爆棚,现在却被遗忘的街道

日本的争论点:配音派与字幕派,肯定外来语言派与否定派

给松子吃新鲜柿子事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