浦琴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大一狗秃头商学院长弧
查梗查粉红查期数可私信_(:з」∠)_

主页背景是相方拍的照片,
好看吧(๑>ڡ<)☆

A团担偏蓝,8喜欢hina,超喜欢看两团在一起胡闹的样子hhh

寒假才能见了,大学生活真的比高三还忙


冬天的幸福 织太向

给我的美丽列表写的生贺文

又是慢节奏的日常,织太同居设定的小甜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

    初冬,一个周日。水泥的森林里,阳光闪在南极石似的玻璃窗上,尚有秋天的余温,迎面的风却有些冷了。无人的砖路上,晨雾在石缝之间漫漫,落在鞋面上,留下一层似雾似霜的细珠——这样的天气,饶是常年一件衣服的太宰治,也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被侦探社的临时任务叫起来加班的他,今天只是比平时多了一条围巾,深色的,显得有些厚重,胡乱的裹在脖子上,一看便知不是他自己的——只是出门前看到它挂在门口的衣架上,便拿走了。看来,照顾孤独的事物是会得到片刻的温暖的,他这样想到,又把围巾裹得紧了些。

    手插着兜走在街上,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想吃日式火锅,脑子里浮现出它的样子,越想就越想,脑子里的火锅从炉台锅型到汤料,到上面放的食材,待他走到侦探社门口时,连香气都想象到了……肚子都咕咕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生活就是如此多变,明明昨天夜里冥思苦想,决定今天早上吃面包,中午吃拉面,晚上吃烤肉……早上醒来,看到桌子上的一盘热乎着的饭团,就把这些计划都抛之脑后,等出门,走了两步,就轻易变了晚饭的心思。

    于是停下来掏出手机(绑着绷带的手掌触碰到冰凉的手机背面又是一阵寒颤),大拇指伸出来,点在通讯录置顶的人,啪嗒嗒地敲了一条短信:“想吃海鲜锅了(   ·  口  · )”

B

    织田作之助的手机响了的时候,正坐在出版社的隔间中,等待编辑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出版社,织田作在这里与他们签约发表文章,也算是出版社重点支持的对象之一,话虽这么说,织田作也没有摆谱或者故意刁难,反而每次都按时交稿,约谈也从未迟到过。

    太宰知道他今天的行程……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邮件?

    拿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想吃海鲜锅了(   ·  口 · )”

    于是思考片刻,给他回信道:“那我买食材?”

    几乎是秒回的,太宰发来一大段文字:“帝王蟹,黑鯥,鰤,河豚,章鱼,虾,蘑菇,豆腐和白菜——我买蔬菜!”

    果然是提前打好的信件吧……织田作想着,看来太宰是真的馋了。于是回复到:“我知道了,但是河豚我不会做,随便吃可能会中毒,其他都能买到。”想了想,末尾加上一句,“今天是挺冷的,围巾戴好。”

    太宰半天没回话。——难道他不是因为太冷了才想吃火锅的吗?织田作疑惑的想着。

A

    “不愧是织田作……”太宰坐在工作桌旁,把手机屏幕扣在桌子上,手指夸张地支着,低头闷在自己的胳膊肘里,低声说道,“总是给出出乎人意料的回答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副傻样了太宰!虽说今天是周日,但工作就是工作,快点做完!”国木田的怒斥在旁边炸开,太宰无所畏惧,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快点下班吧……他想到。

B

    约谈很快就结束了,编辑满意的拿走了原稿,甚至想开车送织田作回大宫,被织田作婉拒了——海鲜要买新鲜的,他在这方面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帝王蟹,黑鯥,鰤……都不是什么便宜的水产,不过偶尔吃一次倒也是惬意,就是不知道前任干部大人会不会吃不惯“平民”的烹饪方法了。

    从水产店出来,织田作的钱包险些被掏空,左右两只手都拎着袋子,尤其是那只大蟹,一眼看过去还以为他是渔夫呢。

    就这么淡定地上了电车。

    旁边人频频侧目,织田作则是坐得端正,毫不动摇。

    嗯,有点饿了。他想着。

    下午,回到了埼玉县大宫市的房子里,门口的衣架上,早上他放在那里的围巾已经被拿走了,桌子上放着洗好的盘子。

    1LDK的房间,不大,但胜在每一寸都是两人一起商量的,就连角落里的一个绿植,也有着他们的气息,对于一直生活在斗争的中心的两人来说,是可以完全放松身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把厨房里的电磁炉抬出来,织田作开始熬制底汤,泡发的昆布在低温的锅里翻动着细小的水泡,单手拿起一块柴鱼干块颠了颠,磨了一碗柴鱼花,回到锅旁,汤颜色变得深了些,倒入一些味淋和酱油,海的鲜美香气就从锅里飘了出来,于是把昆布捞出来,把柴鱼花放进去,蓬松的柴鱼花咕嘟着没入汤中,熄了火,盖上盖子水汽晕在玻璃的那边,热腾腾的汤与鲜味便被锁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新鲜的鱼其实不需要多少处理,抡起菜刀几刀下去,鱼便切成了四指见方的大片,放入盘中备用,菜刀稍加冲洗,哐哐地将帝王蟹切件,用剪刀刮去蟹腿上的刺,冲掉浮渣,剁开,白嫩的蟹腿肉就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表,已经5点过了。

    大门一声响,太宰搓着手进了门,一头乱毛似乎刚被横滨的风席卷过,鼻子一吸,眼神发亮:“我回来了……织田作!你已经开始做了?”

    蹬掉鞋,啪啪地快走到厨房,将手里的一袋菜放在厨房的台子上。

    “欢迎回来,太宰。”织田作把菜刀放下,向他挥了挥手,把各种菜拿出来,对太宰说到“先洗手吧。”

A

    太宰的嘴张得像个“O”,盯着盖着盖子的锅,滴滴两声,电磁炉开始加热,高汤中的食材焖煮着。

    等锅一开,白色的水雾一散,琥珀色的汤汁中豪华的海鲜一看便让人食欲大开。

    一天的冷气都被驱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开动了——”一高一低的声音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鲜香在舌尖起舞,倒了两罐啤酒,开始聊起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,听我说织田作,人们看到梦幻的美丽的风景的时候,就会想在这里舍弃肉体凡胎,成为伟大的殉道者——我就想到这条河真是太美了,可是呢,”

    太宰举着筷子摇了摇,左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啤酒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今天死在那里,岂不是吃不到火锅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。”织田作用筷子挑出蟹肉放在太宰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决定先活过今天再说!”太宰夹起蟹肉一口吞进嘴里,“唔唔,实在是美味……”

    腮鼓鼓的,活脱脱像他今天想吃却没有吃上的河豚。

    “所以织田作呢?今天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?”


B

    织田作沉思,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如太宰过的刺激吧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出版社说要把我的文章整理出版一部作品集……”

    嗯,所以自己才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如此昂贵的食材。

    嚼嚼嚼,这种高级鱼的滑嫩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,嚼嚼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大的喜事吗织田作!希望能畅销——”

    太宰听罢,一脸惊喜的模样,挺起腰,将手里的酒杯向他伸去,织田作也拿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以算喜事吗?自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,嚼嚼嚼。

    “那就借你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锅中的食物渐渐少了,暖暖的汤汁变成了橙色的,藏在海鲜下面的豆腐与菜类吸满了鲜香,正好是最美味的时候。

A

    太宰发现了,织田作在处理白菜的时候,把粗的纤维剃掉了。

    软软的菜叶裹着嫩嫩的豆腐,入口即是清新的口感。

    回味的甘甜。

B

    织田作对此完全没觉得有什么,这是正常操作。

    啊,昆布汤真好喝。

    冬天到了,多吃几次火锅吧?

    心中默默点了点头。

A

    窗外,朦胧的白色连接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天,落下小雪,一点点,一片片,一簇簇,是晶莹的音符;静悄悄,轻飘飘,不知不觉间,吸收了繁杂,稀释了喧嚣。

    有那么几片雪,擦在窗户上,留下一道浅浅的水痕,淡淡的是云的温情,而屋里的水汽也暖暖的,贴在玻璃上,似乎要与外面的世界也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锅见了底,两人都微醺了,眯着眼享受生活的余味。

    太宰放下碗筷,支着手托住下巴,望了望窗外的世界。

    恍惚间,就想起了今早那条围巾。

    这个冬天真滋润啊。


尾声

    “希望下周不会加班,我们还可以再吃一次?”太宰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海鲜就免了。”织田作想了想自己的钱包。

    “那就寿喜烧,要多一点牛肉!”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但也许你下周就又变了主意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织田作,”他笑着对织田作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今年很冷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织田作也难得的浅笑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冷的时候能有人陪着一起吃火锅,可能就是冬天里小小的幸福吧。


【织太向】回溯万千岁月(1)

织田作生日快乐!

阅读注意:

①刀男paro 审织田作x溯行军宰

②本文HE,最后两个人都会好好活着

③大纲完整。

第一卷 为了实现,而做的梦。 

  第一章 摸索 

    林子里的雀与莺的鸣声有层次地传来,高高低低的,为清晨晶莹的露水上沾染了跃动的活气。 

    山间的道路上,一人一狐前后走着。 

    少年有一头铁赤色的短发。 

    眼里没有半点星火。 

    平淡的表情就像枯萎的老人。 

    他只是跟在狐之助之后,像一具刚刚拥有灵魂的木偶,生涩的,但是的确在努力着,摸索着。 

    娇小的狐狸在前面蹦蹦跳跳,时不时向少年搭着话,少年则一字一句地回应着,年少却强壮的身体在难行的山路上如履平地,甚至有空闲放轻脚步,隐藏自己的气息。 

    越走,空气就越干净清凉,风吹动树枝,摇着铃铛欢迎这个老成的少年,灵力从他的身上渐渐流出,顺着不知名的金色丝线向山顶爬去。 

    山渐渐醒过来了。 

    路的尽头是一片庞大的建筑群,古朴的木制门与现代科技的坚实材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甚至有一些少年根本不认识的东西在墙上挂着。 

    “请审神者大人选择初始刀。” 

    机械音从本丸门口的空中响起,面前突然出现几把锋利的刀剑——如果是正常人可能就被这超越人类认知的高科技吓得坐在地上了吧——可少年面不改色,似乎见过太多比这个还要奇怪的场景一样,并没有多加考虑,便指了一把。 

    “山姥切国广。” 

    嗯,听起来会做饭。 

    少年单纯地想。 

    “识别完毕。” 

    机械音再一次响起,这次没有任何违和感和惊吓了。 

    “本名:织田作之助, 

     审神者名:织田 

     初始刀:山姥切国广 

     请在今天内完成新手任务,祝您武运昌盛。” 

  大门打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鹿鸣撞击在光滑的石头上,溪流从庭院中穿过,清新的草香与万叶樱的花香混杂在湿润的空气里,清风把暖暖的阳光引入房间一一与紧张的战事相比,本丸中宛如与世隔绝了一样。 

    阳光洒下来,木制房屋独有的味道洋溢在空气里,混杂着草木的香气与流水的声音让人的心渐渐安静下来。 

    少年正坐在本丸连接内室与庭园的缘侧走廊上,宽大的和服给他带来的空荡感渐渐消失,适应力极强的少年已经快忘了紧身衣服的触感了。

    ——当然,大腿外侧绑带式枪套里装着随手就能拿出的填满子弹的手枪,以防万一。 

    稻色的狐狸的爪子击打在地板上,发出啪嗒的声音,从远及近,独特的嗓音呼唤着:“织田大人!”

    少年张开手臂接住飞扑过来的狐之助,看似瘦弱的身体却晃都没見一下, 角度巧妙而温柔,狐之助立刻在他怀里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于是看向它身后,那个被称为“初始刀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身披白布的打刀看不清表情,隐藏在阴影里的目光锋利而坚定,笔挺的出阵装刻画出他的身材,腰间别着的刀乖顺的收在刀鞘里。他跪在少年的身侧,将打刀递到身前。 

    打刀——山姥切国广。 

    “我是山姥切国广。...是山姥切的仿制品。但是,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。是国广的第一杰作...!”

    少年静静的听着他的自我介绍,第一次如此正视鲜活的生命,虽说是“刀剑”,可他的样子,与普通的人类别无区别,打刀忠顺而仰慕的样子,让他不得不意识到,刀剑们的生命的确取决于他。 

    于是少年整了整衣角,正色道:“我的名字是织田,这个本丸的审神者。” 

    相比各位看客已经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少年的名字是“织田作之助”,直到不就之前,尚且是业界知名的杀手,在一个事件之后不幸入狱,本以为要(自愿)在监狱里度过后半生,没想到那个剑法很强的,名为“福泽”的人,把他介绍给了时之政府,用工作抵服役。

    其中的令人怀疑的部分暂且不提,既然来了,就得呆着,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过上杀人以外的生活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杀手也可以在政府工作啊。

    他心里默默感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新房子总是要清理的,灵力清打了一部分灰尘,房间内还是要置办。

    锻刀炉等地方,政府安排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全部开放4个位置,便利的同时,打扫也变得麻烦了很多。

    山姥切国广是一位优秀的部下,沉默,做事妥当,可很明显织田不是优秀的上司,他也沉默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之间的时间被沉默所占据。

    山姥切国广变得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要做什么?”他犹豫着开了口。

    少年思考片刻,然后抬头说:“时之政府给的资源到了门口,一起搬。”

    山姥切拉下自己头上罩着的布,说到:“我去就可以了,审神者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误会了什么?少年疑惑的想到。

    被人小看,似乎是他这个年龄接受的最多的来自别人的视线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也不坏。

    看着打刀离开的背影,心里变得放松了些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直到太阳有些偏向西方了,狐之助才带来出阵的任务。 

    地点是函馆,据说是时间溯行军最少,战斗力最低的地方。 

    少年穿越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,知道战场的残酷,看到不远处的山姥切和狐之助认真的身影,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许怀疑——只一把刀,在战场上是否能敌得过数量众多的溯行军?

    胜利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心里判断到。

    既然政府能把新人这样安排,就证明至少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于是目送着打刀的离开。

    灵力的波动随着冲天的金光将收拾妥当的打刀吞没,瞬间被切断的空间让本就不是十分明显的契约分的几乎隐不可查,心里涌动的不安变得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浓了,少年捧着早已凉下来的茶,听着庭院里的水流,心却时时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第一次承担一个生命的重担,竟然是如此让人心乱吗?

    残缺的月亮无声地回答着。

    缘侧的地板上,简单的饭团在盘子里放着,保鲜膜上凝聚了夜里的水汽与雾气。

    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似乎是黑色太过深刻,少年眼中的光亮,逐渐沉到最深的地方。风侵入了他单薄而宽大的衣服,逐渐融走他的体温。本丸安静的不可思议,什么都感觉不到,只有大腿侧绑带的手枪能为他提供一些慰藉。

    突然间,金色的光环打开了浅紫色的云,随之被灵力的波动冲开,空间开始变动了,就像巨石落入水中,垂直的空间被浪啸般的扭曲上下切割着,像无形的巨刃砍在天空与地面之间。

    “出阵队员回来啦!”狐之助出现在他左侧,欢快的样子似乎是大获全胜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一声闷哼与摔在地上的撞击声刺破了空气。

    “审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猛地站起,麻痹的双腿和缺氧的眼冒金星并不能阻止他的脚步,他冲到打刀身边,眼前的一幕,让他十几年来,第一次动摇了——鲜血染红了打刀的白披风,泥土与伤口翻卷着痛苦的呻吟,月光下反射着光的金发染上了暗红,刺眼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变得动不了的话会有些困扰啊……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似乎想安慰少年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少年的声音有些发抖,身体稳稳地扶起他,注意不触碰到伤口地一边往屋里走,一边飞速运转着大脑分析着他的伤势——既然身体与人类无差,应急的包扎——

    “哇审神者大人!”

    突然,狐之助从旁边窜出。

    “山姥切国广竟然受了如此重伤,审神者大人快送他去手入!”

    手·入·?

    少年面不改色地跟着它走到手入室,四种资源整齐的摆放着——上午山姥切自己搬来的,没想到下午就派上用场了——似乎在嘲讽少年刚才的焦急。

    默不作声的跟着狐之助的步骤,修复山姥切的伤势,昏过去的他,很快就治好伤口了——只有身体还在不断的,下意识地抽动着,疼痛还残留在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山姥切国广是因为没有刀装才会受伤的人!请审神者大人打造刀装减少刀剑男子的负伤!”

    刀·装·?    

    少年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心里翻滚着什么意识,渐渐发现,这可能是名为愤怒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狐之助,为什么山姥切出战之前,你不告诉我?”  

    狐之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山姥切国广已经修复完毕,可以继续出阵啦!”

    狐之助还是那个蹦蹦跳跳的样子,但是现在的少年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柔软的心情。

    无机质。

    刻板。

    机器。

    少年的手缓缓松开,问:“狐之助,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出阵吗?”

    试探性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溯行军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呐织田作,” 

    属于Mafia的夜晚,隐约可以听见枪声的地方,繁华的灯火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打破的泡沫,却一如既往的安然地浮动着。青色的水汽被海风吹拂到了城市的每个角落,小巷子里,"lupin" 的看板在莹莹发光。 

    地下的一间古旧的酒吧里,年轻的黑发男人与年长的红发男人并排坐在吧台边,漫无目的的闲聊着。 

    被呼唤“织田作”的男人侧目。 

    “我在思考一个形而上学的问题。”他说到。 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 

    这个人在这里思考人生,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失败吧,不过……他为什么看起来与平时不同?男人想到。 

    “我可以改变历史吗?”

    稍有些凉意的空气,摇曳着暗色的灯光,将青年的表情映得晦涩不明。 

    男人思考片刻,恍然大悟:“你有什么没来得及做的事吗?太宰,人是不能后悔的。” 

    青年愣住,然后大笑起来,笑声回荡在酒吧的空气里,肆意而有些空洞。 

    横滨冰冷的夜色,似乎要吞噬什么,繁华还是在浮动着。 

    “太宰先生……” 

    青年睁开双眼,盯了几秒灰色的天花板,朦胧的梦境从大脑中清空。 

    简单到极致的房间里,唯一的摆设便是书桌上的一张黑白照片——三个人在吧台上的合照。 

    溯行军打刀猩红色的眼睛闪着寒光,将这张照片上的三个人深深刻在自己并不十分灵光的大脑里。 

    “早上好,打刀君.” 

    名为太宰的男人温柔的笑了笑,睡得乱蓬蓬的头发,以及不小心被蹭开的綳带下,隐约可见他苍白的皮肤,那纤细的脖颈,似乎不需要拔刀便能轻易掐断的样子,无害到让别人失去戒心。 

    没有太宰治做不到的事情,第一次见面就能打破别人的警惕。 

    打刀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笨拙地递上外衣,黑雾在骨架表面若隐若现,和人们心目中的恶鬼没有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太宰观察着他的表情,笑眯眯的说道,“谢谢啦”然后接过衣服,毫无畏惧的样子。 

    打刀一瞬间惊慌失措了起来,于是太宰挥了挥手,让他退下。 

    鸢色的眼睛注视着打刀离开的背影,追逐着别人都看不到的,只有他自己能明白的风景。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看到这里的您。

     

这篇文章是给odsk的诞生文

希望能给他一个新的人生。

【盘点】交岚17年完

171202 大泉洋 田中彩子

纪念馆MCnino

洋叔模仿迈克尔杰克逊能笑死我

arashi在15周年的时候给各自的家长做了纪念照

sho酱的朋友约他去游泳,因为不敢摘泳镜就只能一直游,结果太累了10分钟就回家了

神奇操作果然是远藤D搞的!


叔:委屈   远藤D:快乐

快看sho酱撸猫


有没有一种人不如猫的挫败感(

【大野智的小做饭】女人饭



【隐家ARASHI】nino&高音女歌手

(女歌手一开始聊天弹幕就开始吵架)

柴犬本体出现了!



171209 草刈正雄


5个模仿的颜艺可爱极了

今天的润润有些疲惫啊


摸摸他

杰尼斯难民营



【隐屋ARASHI】健身达人Kane

perfect  body!!

【aiba酱的代行调查】艺人组合Toro-Salmon

aiba酱探索这个组合的过去&表演短剧

兔兔惨遭拉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17120…… 0…… 0……????????

突然消失?????



『织太』暖色的温柔

*假设织田作还活着
*的小甜饼

  织田作之助喜欢的三样事物:能把人辣哭的那种咖喱,写小说过日子的日常,
  ——和现在躺在沙发上睡得毫无防备的,像个孩子一样的太宰治。
  他单手解开围裙,挂在厨房旁边的墙上,两碗咖喱饭端到小巧饭桌上,午后柔软的阳光盖在上面,将暖暖的热气锁在碗里,可那在空气中弥漫的香气,似乎在犹豫是否要把太宰馋醒。
 
  远离平衡却混乱的横滨,在埼玉县租了间性价比很高的房子,近几年大宫的房子价格还挺便宜——而且里东京很近。
  平时太宰在侦探社工作,织田作就在各地取材写文章,闲暇时,两人便回到这里,休息几天。
  给身体和大脑一个休息的机会。
  让时间慢下来。

  织田作默默注视着太宰的睡颜,没有在盯着他的某一个部分,而是在注视名为“太宰治”的存在。
  乱蓬蓬的头发被压在沙发靠枕上,蜷曲着一片细小的阴影,紧闭的双眼让他看起来比平时要乖巧许多,爬在身上的绷带甚至蔓延到了脖子上和手背上——这并不是他受伤了或者如何,而是他的兴趣。
  真不知道太宰洗澡的时候该怎么办。
  察觉到了什么,思绪收回来了。
  淡定的上手揉了揉他的头,低声说:“醒了?太宰。”
  没有被抓包的窘迫,太宰缓缓睁开眼睛。
  “织田作,如果这都不足以让我醒来,那我肯定会一觉不醒了啊。”刚刚醒过来的嗓子还没有褪去生涩,明快的笑容就已经挂在脸上了,挣扎着起身,活动着身体,伸了个懒腰。
  “那可真是抱歉。”
  给太宰递上一把勺子。
  太宰没有再说什么,快乐地吃起早饭。

  细嚼慢咽中,两人并不是什么拘泥于礼仪的人,于是漫无目的地聊着天,从国木田在电车站里抓住的炸弹犯,到织田作在静冈看到的海与富士山给人的震撼(说到这里的时候,又想到了山梨与静冈恩怨,于是没有多说),就像曾经在lupin里一样,各说各的,时而相互应答着。
  “然后,我给那个女孩做笔录的时候,她大喊着’国木田是笨蛋!’……国木田君的反应,哈哈哈。”
  有这种搭档,国木田先生也很厉害。
  织田作默默感叹着。
  “侦探社的工作,还是很危险啊。”
  和别的地方相比,那里的战火一直没有停下来,就像另外一个世界一样。
  换了个地方,太宰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改变。

  “呐织田作,今天我会死吗?”
  勺子与碗发出闷闷的敲击声,太宰突然这样问到。
  就像在问今天的天气一样平常。 
  他的眼睛里是柔软的笑意,无尽的空旷与淡淡的期待。
  像是走在冰面上,一不留神便会一脚踏空,又像是故意想体验踩空的感觉一样。

  织田作思考片刻,太宰可能是又梦到什么了吧,他总是看到太多东西。
  放下手里的碗筷,开口: “太宰,我邮订的蟹肉罐头今天会到。”
  “晚上回来,可以一起吃。”

  太宰没有预料到竟然是得到了这种回答,眼睛都不自觉地睁大了。

  “织……”他笑着说,“织田作,太狡猾了。”

  “是吗?”织田作没有明白这个狡猾的意思,但是那一瞬间的鲜活,却永远的留在织田作的心里。

 
 


 

【盘点】交岚(17年11月)

171104 今田耕司 宫崎葵

今田耕司纪念馆MC sho酱

看Sho酱朗读嘉宾小学的时候写的作文太逗了哈哈哈哈


(10:39听笑声)

13:30《岚的使用说明书》

《松本润使用说明书》

一大早要找好微波炉,在工作场所必须掌握好微波炉的位置

《大野智的使用说明书》

喜欢给手机充电,请一定要注意插销的位置

《二宫和也的使用说明书》

必须信号好,有WIFI更好

《相叶雅纪的使用说明书》

急性子,总之要注意他的急性子

《樱井翔的使用说明书》

一定要用自己的咖啡杯垫


突然主播感

【隐屋ARASHI】nino 宫崎葵

弹幕29:49开始吵架

哇,投食现场


哈哈哈哈这个葛优瘫

笑死现场

然后接着的就是新曲哦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1111  泷泽Karen

妹子给大家起外号,大家来猜猜下面的这些是说谁鸭






我,松本润,打钱。

弹幕在美食部分就一直吵架,到16:35为止建议都关闭弹幕

阿智走神,nino坑他hhhh

不懂你们SK的闺蜜情啊哈哈哈




笑劈叉哈哈哈哈

18:45有阿智的wink哦!








N连可爱鸭

【staff的小小野望】井山裕太


沙雕Game出现了!!


突然兴奋的患者.jpg

【aiba酱的代理调查】用无人机拍摄烟花

弹幕全程吵架预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1118菅田将晖

纪念馆MC 润润

今天的风组

jun:aiba桑来做个题

nino:aiba桑他在讽刺你哦!

aiba桑:我被耍了?????

润润MC强迫症无限连hhhhhh


【nino的小小野望】二宫和也in孩子走丢中心

【隐屋ARASHI】美食家婆媳


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

美食家:看樱井翔做饭真好玩

沙雕改图不喜慎入

图源动漫之家

本灵魂p图手魔改的双首领离婚现场

首领:什么是【高考】!?【高考】就是先动人心先输的游戏!!

自娱自乐,沙雕本色。

【盘点】交岚(17年10月)

无图点大

170916:3小时SP 有村架纯 藤冈靛 苍井优 菅田将晖 Blouson知惠美

没想到吧,是电影宣番哦


哥哥们:“哇~~你不说我们都不知道呢~~”

【this is mj】菅田将晖

staff没想到吧,是商业互吹哈哈哈哈

挑战水烟表演


hhhh超可爱的烟圈

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的this is mj千万别喝水!!

抢答环节


绿担听见没,说的就是你们!


这表情包配什么字就有个人差异了,但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

节目里提到的中国题目很多都是以前的中国电影里的情节啦,或者各种神奇的杂志上的问题(比如这次这个吃完饭打嗝的说法,我在很多以前的电影也见过hhh),肯定有地域差距的啦hhh,实际上里面提到的别的国家的问题也很多当地人都没听说过的,也不是针对中国啦hhh

上海出租车司机大野智在线开车了


今天的润润和吉村超级活跃啊hhhh

【staff的小小野望:安信爱】

建议关闭弹幕,一碰到韩国人就开始吵整容,根本没有讨论nino

这个坐姿超级嘚瑟但是超级可爱的er


【大野智的小做饭】吵吵闹闹3人组与阿智hhhhhhh

这年头日本的搞笑艺人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emmmmm

【纪念馆】MC nino 嘉宾sandwichman

arashi的小剧场:aiba酱与嘉宾一起演《经纪人》


【樱井翔的旅行】苍井优


没想到吧,是宣番哦hhh

sho酱第一次上蹦床的那段推荐大家闭上眼睛感受(滑稽.jpg)

第二次就……


交岚staff越来越毒了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

当问及sho酱作为arashi的梦想是什么

sho酱给出的回答:


我瞬间爆哭QAQ

我们会和你们一起走下去的QAQ

【aiba酱的代行调查】爬了一晚上富士山

满脑子35亿hhhhhhhhhhhh


美女你谁啊哈哈哈哈哈

(推荐关弹幕,又开始吵架了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1021 坂上忍 桝太一

纪念馆MC阿智

nino演哭戏的时候是一遍过,没有彩排的

aiba酱一段时间经常给arashi的成员带老虎T恤

本来没有任何MC感的阿智在放到嘉宾的公开处刑之后突然兴奋


嘉宾:“停下!不要!别放了!大野桑!!!”


躺在叔带来的吊床上公然睡觉的嘉宾·弟弟们和混入其中的MC智

摇来摇去可谓是十分可爱了大家

【sho酱的旅行】

第二次贝之会


学霸学术交流开始了!

下海捞贝的sho酱与吐储粮的小仓鼠并没有什么区别hhh


超兴奋的二人hhhhhh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71028 斋藤工 生田斗真

工:“如果让你们来拍自传的话请谁来当主演呢?”

nino:“拍松本润的传记的话灵感很多呢”

Jun:“那你希望谁来当主演?”

nino:“小罗伯特唐尼”

哈哈哈哈

手推相扑对决,工桑一次抱2个arashi这波不亏hhhh

抢答环节,看看你们俩,这距离感


从人人人人

这期的问题有点重口,问题2的时候虫恐请跳过

maya天然好可爱wwww

bgg(递勺子):“你尝尝你尝尝!!”

【this is mj】生田斗真


(找不到字幕组字体的灵魂p图手嘤嘤嘤)

您的好友 狗不理弟弟 上线


帅气的动作戏,町子不在的第一天,想她。


资源来自:骨头社授权,crunchyroll网站VIP专享的,买VIP不贵的,注册不了的可以到淘宝买号的

中也是个大暖男呜呜呜
看出来政府把泷放进日本,害死了中也的朋友(特典我暴哭)安吾心里有愧疚,中也还安慰他
“你当年只是个跑腿的,我怪也不会怪你”
你为什么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呜

速度挂人,点进去是支付宝链接,大家千万要小心!

速度挂人,点进去是支付宝链接,大家千万要小心!

速度挂人,点进去是支付宝链接,大家千万要小心!

速度挂人,点进去是支付宝链接,大家千万要小心!